永善文学网站

永善文学2017年第1期  文章正文

耕牛,父亲母亲和我

字体:


  吃草的牛,离不开负重的田野。

  不吃粮食的牛,离不开稻花香。

  一片绿,一粒金黄。一生厮守。

  老牛赋闲了。旋耕机生锈了。

  我的母亲,和那一亩三分薄田瘦地,

  从乡村走进了城市。

  母亲说,何以养家糊口?

  老牛走了,与老牛同甘共苦的

  父亲,也走了。身披泥味的兄弟,

  从农业的深处逃离。

  撂荒的地,也便有了荒芜的借口。

  母亲饥饿的手,干涸枯瘦,

  饱胀的脉管,犹如扯不断的根須,
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永善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